简单概括:

1.元佛子不了解荧祸究竟想要什么。

2.元佛子执着于让荧祸保持纯真。

3.荧祸恨的是元佛子为他作决定。

21集问奈何要荧祸将元佛子带至无相塔,学生很是不解,于是回去复习了一下元荧线剧情。以前一直以为,元佛子的执着,是为了不让荧祸回到以前失去理智,肆意杀人的状态。现在看来,不止于此。

回顾13集,元佛子说:那一日是吾踌躇。吾以为对你是好,却不知你比吾更痛苦。原来吾只是怕你回到过去,怕你会质疑一切。认为自己不该帮助人类。

17.18集,元佛子一对心魔,更是明显。

元佛子的关卡是心魔关。假荧祸的目的:让你明白自己的心魔何在。更为你,破除心魔。

虽然学生不是很懂,元佛子破除心魔对魔域有什么好处,但这提示了大家,假荧祸说的话,是在引出元佛子的心魔。中心就是:人一生的际遇,是否早就注定。若不注定,你会想要改变吗?

纵观假荧祸的话:

1.你希望他遇见谁,便决定他将来动向。

2.他又该遇上什么事情,扭转一生。

3.吾会希望你更加自私。常与无常,变与不变。执着乃致罣碍。

4.因缘原因,纠结难熬,是你堪不破的迷障。

很明显,守关魔是想要元佛子更加自私,决定荧祸未来动向,从事情源头改变荧祸。因缘原因,这便是元佛子的心魔。不过,元佛子在事实中得到了惨痛的教训:吾之所为,从头到尾都是错,吾不会再为荧祸决定未来。

因为元佛子明白了这点,尊重生命自己的发展,所以,守关魔一直没有机会。

其实,元佛子内心深处也明白,佛魔无法并立,但佛就是要渡化。元佛子也执迷在此。所以,他仍然下不了决心,即便明知是假荧祸。这也侧面反应了,元佛子虽然知道了,执着于让荧祸保持他心中的纯洁是不对的,要尊重荧祸自己的选择,但实际上他做不到。执着一直存在。

11集,元佛子的想通,也仅仅是想通。他同时也说了:既然执着,无法解脱,唯有,继续执着。

既然元佛子会继续执着,那真可惜:这场游戏,你输了。过去,未来,你以为你能挽回哪一项。——元佛子渡化失败,过去未来都挽不回。荧祸将来该怎样,还怎样。一切尽是佛者一厢情愿。

对此,元佛子也不曾有悔。即便最终死于荧祸之手,这一剑,也是元佛子自己的选择:不曾有憾。

那对于荧祸而言呢?10集元荧决战,荧祸说:如果你死,这段恩怨吾会放下。如果是吾,吾没遗憾,再没遗憾。

经道友提醒,学生以前分析:荧祸遗憾即来的悲剧,这是不全面的,还有更深的含义。

荧祸执着的,其实不是绋儿是怎么死的。荧祸生气的是,元佛子自作主张为他作决定。自己的路,要自己走,自己感悟。荧祸即便想面对,因为元佛子的隐瞒,也面对不了,反而痛苦。若是自己死,是恩是怨都放下了,没有纠结的意义了,因为生命已经结束了,所以没有遗憾,更不存在面对真相以及未来,例如挚友情断,与问奈何之间的发展,自己的前路等,所以再没遗憾。

元佛子想要荧祸尊重生命,放下佛魔芥蒂。但荧祸却并不这么想:可知吾想要的,从来不在手中。

不在手中,那就是在心中了。荧祸要的不是剑上胜负,是心灵的解脱,与元佛子矛盾的解脱,与问奈何情感的解脱,其实也是荧祸自身生命的解脱。

这一点,问奈何就很懂。虽然,从剧情和荧祸的实际发展上看,绋儿的事和小图的言语,与问奈何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但明面上,问奈何对荧祸十分放纵。初会面就让荧祸放弃执着于自己,父子对饮更是:你是魔,不该花费心思在吾这名人类的身上。荧祸一开始不愿意灌注无相塔,问奈何也绝不勉强。虽然他有层出不穷的办法让荧祸乖乖听话,但最终都是荧祸自己的选择。

对这点,荧祸也明白。因为他自己受过被他人决定的苦,所以问奈何让荧祸带元佛子来,荧祸说:吾,不能为他决定。

另外,学生发现还有个点。守关魔说:你是佛,却为魔者煎熬,最后,更亲手杀害....

假荧祸是元佛子心魔的反应,所以,应该是真实的。但元佛子之前说了没杀绋儿,虽然没救成也有点遗憾,但无可改变,所以遗憾“无此必要”。但从元佛子转移话题能看出,元佛子是有情的。元佛子对荧祸的执着,能使他这么有情的佛者亲手杀的,这个人是谁呢?

学生找出三个线索:

1.从元佛子对六弑的态度,大抵不是魔。不然谈不上“亲手~”,不足让佛者染罪,那只能是人了。(毕竟魔封没谈到妖)

2.元佛子觉得,这个人能“污染”荧祸,或者使荧祸失去理智,怀疑自己。

3.此人可能与绋儿事件有关。

从这看,学生推测,这人可能是绋儿的亲人或者邻居,至少是知情人,荧祸屠村的目击者之类。

至于究竟是谁,问奈何说了:做一个称职的旁观者,时机一至,所有谜团自动现行。

学生决定听问奈何的话,当好戏迷。

排版:凤起

校对:君惟